台北酒店工作-為什麼我的好姐妹可以講的這麼理所當然

自己完全沒有機會可以反駁,但是其實他們在表面上並沒有多說什麼

自己當時知道好姐妹在台北酒店工作的時候,其實我心裡也沒有太大的感觸,因為我知道他是因為家境有問題,所以她才必須要到那邊工作,面臨到大家不斷地在私底下講他的是非,我自己其實真的非常的心疼,當然我一定會幫我的好朋友反駁,可是他們都認為說,在酒店工作本來就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,為什麼我的好姐妹可以講的這麼理所當然,如果真的在酒店工作,至少也要給自己一點面子,為什麼要讓自己完全沒有機會可以反駁,但是其實他們在表面上並沒有多說什麼,甚至跟我的好姐妹表現得好像真的是好朋友一樣,當時我忍不住告訴我的好姐妹這些事情,希望他可以不要這麼高調他在酒店工作,後來我的好姐妹跟我說一句話,他在酒店工作有傷害到他們嗎?當我的好姐妹這樣跟我說的時候,我頓時啞口無言,的確他說的是真的,他並沒有傷害到任何人,他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情,他用他自己的方式去過生活,為什麼我們要干涉呢?,就是因為他這樣跟我說,所以我那也不在意別人說我的好姐妹在酒店工作,因為我知道這是他自己選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