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酒店工作-我的心裡並沒有太大的感觸

覺得這是我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會有接觸的東西

當我的好朋友介紹給我台北酒店工作的時候,我還有點陌生,甚至覺得為什麼我的好朋友要介紹我這個工作,因為我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來到酒店工作,記得當時這幾天到八大行業的事情的時候,我也沒有去想得太多,雖然大家對於八大行業總是不斷地唾棄,但是其實我的心裡並沒有太大的感觸,因為我覺得這不關我的事情,甚至覺得這是我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會有接觸的東西,所以那時候我自己的感想是這樣,但是等到我好朋友介紹給我的時候,是我自己是真的很訝異,但是我的好朋友告訴我說,如果我真的很缺錢,就應該要先去酒店工作,他覺得我的條件不差,一定可以賺到很多錢,其實一開始我還是很排斥,因為我沒有辦法跟陌生人開心的喝酒,後來我的好朋友跟我說,我去了之後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收穫,所以我自己就去嘗試看看,沒有想到自己一做就做了好幾年,原因是因為在酒店工作真的幫助我很多,不只嘗試到很多不一樣的經驗,甚至我的收入也真的非常的穩定,讓我自己非常的開心,到現在我完全都沒有經濟壓力,甚至我自己還有存款可以讓我自己發揮。

台北酒店工作-為什麼我的好姐妹可以講的這麼理所當然

自己完全沒有機會可以反駁,但是其實他們在表面上並沒有多說什麼

自己當時知道好姐妹在台北酒店工作的時候,其實我心裡也沒有太大的感觸,因為我知道他是因為家境有問題,所以她才必須要到那邊工作,面臨到大家不斷地在私底下講他的是非,我自己其實真的非常的心疼,當然我一定會幫我的好朋友反駁,可是他們都認為說,在酒店工作本來就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,為什麼我的好姐妹可以講的這麼理所當然,如果真的在酒店工作,至少也要給自己一點面子,為什麼要讓自己完全沒有機會可以反駁,但是其實他們在表面上並沒有多說什麼,甚至跟我的好姐妹表現得好像真的是好朋友一樣,當時我忍不住告訴我的好姐妹這些事情,希望他可以不要這麼高調他在酒店工作,後來我的好姐妹跟我說一句話,他在酒店工作有傷害到他們嗎?當我的好姐妹這樣跟我說的時候,我頓時啞口無言,的確他說的是真的,他並沒有傷害到任何人,他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情,他用他自己的方式去過生活,為什麼我們要干涉呢?,就是因為他這樣跟我說,所以我那也不在意別人說我的好姐妹在酒店工作,因為我知道這是他自己選擇。

台北酒店工作-我自己覺得在這裡工作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

讓我了解我自己到底該怎麼做,這些都是我自己應該要去學習的

當時自己會選擇去台北酒店工作,其實是為了幫我的老公還債,但是最後我幫我的老公還清了,我也跟我的老公離婚了,現在我也繼續在酒店工作,很多人都會問我說,既然我已經沒有壓力了,為什麼要繼續在這裡工作,其實是因為我自己覺得在這裡工作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,也讓我學習到很多的事情,讓我了解我自己到底該怎麼做,這些都是我自己應該要去學習的,我碰到的人都不一樣,就是一開始我很執著我的老公,所以我不想要跟他離婚,幫他還債務,但是他又不斷地去賭博,一直這樣重複的輪迴,根本就沒有辦法真正的處理好這些問題,我也是因為這個樣子,覺得非常的難過,所以後來我自己選擇跟我的老公離婚,因為當時一位熟客跟我說,跟這樣的老公在一起,我幸福嗎?後來我自己開始思考,這真的是我想要的人生嗎,這個真的是我自己可以依賴一輩子的男人嗎,他現在這樣對待我,如果以後我爸爸繼續幫助他了,是不是會被他一腳踢開,所以我選擇跟我的老公離婚,在離婚之前我還是把他把債務還清,但是這是我對他最後的禮物,因為我希望未來我們兩個不要再有任何的交集。

台北酒店工作-這樣我自己也可以輕鬆自在

以前的我總是擔心別人對我的想法,希望可以討好每一個人

其實在台北酒店工作的那段時間,有快樂也有很難過的地方,但是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經驗,現在回想起來,其實都是非常的快樂,就算曾經有做自己沒有辦法去做的事情,但是我覺得這一切都是我自己可以去負荷,我不擔心別人怎麼去想我,以前的我總是擔心別人對我的想法,希望可以討好每一個人,這樣我自己也可以輕鬆自在,記得那時候自己的想法就是這個樣子,但是其實我活得非常的辛苦,因為我必須要討好每一個人,但是等到我自己來到酒店上班之後,其實我的個性真的改變非常的多,因為我知道我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,我也知道其實很多時候都是我自己不應該去付出的,我不需要討好每一個人,能真正理解我的人,就一定會在我的身邊,我自己也不需要去理解太多,這些是我自己的想法,因為我改變我自己的個性,我認為這是我自己應該做到的,我不害怕其他人對我的想法,因為我知道我自己有我自己的世界,如果我在意每個人的想法,這樣我自己不是他疲憊了嗎?所以我做我自己就對了。